马会绝杀

三名律师探访了江田镛,并被迫将他带到警察局。

北京时间周日中午12点,常伯阳和其他三名人权律师来到江田镛父母家,出去吃饭。他们在罗山县灵山镇当地派出所被许多人包围,并被强行带到派出所。

江天勇律师对此非法行径撰文表示谴责。

[/
凌晨2点左右,记者先后给三名律师打了电话。任全牛律师和马连顺律师没有接电话。张伯阳律师很久没有接电话了。

他告诉记者,他们仍在灵山派出所,等待核实他们的身份信息。

他说他不知道他们需要多长时间来验证自己的身份。

常伯阳的律师表示,他们与警方有“冲突”,并被迫将他们带到警察局。

“这里周日的经历严格来说是‘执法’。

”江田镛的妻子金长岭接着发了一条消息,“两点半,灵山镇派出所所长王万鹏和常博阳律师开着常律师的车去罗山县公安局、县公安局询问。

请注意!根据金长岭在推特上转发的江田镛的信息,三名人权律师张伯阳、任全牛和马连顺于上午11时在河南省罗山县灵山镇拜访了江田镛。

三名律师一到江田镛父母家,他们就被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胖鲍国拦住,检查他们的身份证。

然而,三名律师要求国家保险公司出示他们的证明,但他拒绝这样做。

三名律师进屋后,与江田镛交谈并向他打招呼。不久,灵山镇派出所的一群警察来了,不停地要求检查游客的身份证。

江田镛告诉他们,他们无权随意检查自己的公民身份证,对他进行软禁、追踪和长时间骚扰是非法的。

这三名律师还认为,随意检查身份证是非法的,没有法律依据。

大约11点45分,三名律师和江田镛去吃午饭。20多人(一些穿制服,一些不穿制服)包围了三名律师,将他们分开。

其中一人大叫游客身份不明,想检查他的身份。

这三名律师还再次要求他们提供检查身份证和出示证件的法律依据。

这个人拿出一个东西在所有在办公室的妞妞律师面前闪光,这是完全看不见的,而其他人喊道,“穿好衣服,不需要出示你的证件。”

周围的居民说,“有许多穿着制服的骗子!”这时,最初阻止这三名律师的白胖国民保险公司突然大喊“到警察局”,这三名律师被迫登上公共汽车并被带走。

江田镛说,他谴责罗山县警方非法限制公民权利,并带走三名前来探望他的律师。

他写道,“这群罗山县公安局的不明身份者长期诬陷我的个人自由——跟踪、骚扰和随意检查我的亲友的身份证没有法律依据是非法的,恶意侵犯了公民的权利。

他们很容易编造“你的身份不明”这句话,即任意和强行检查公民的身份证,这表明公共权力的任意性和任意性不受限制。他们的违法行为最终将受到惩罚。

罗山县公安局的相关官员也负有责任。

北京维权律师蒋田镛曾参与艾滋病救济和维权、山西砖窑案、北京律师直选、陈光诚案、高志胜案、恐怖主义案等维权案件。因此,当局一直在监测和镇压他们。

2017年11月,江田镛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处两年监禁,并在狱中遭受酷刑。

自近四个月前出狱以来,田镛一直被当局软禁在他父母位于河南省罗山县塞岗镇的家中。

最近,他的脚严重水肿。早上,他和他的父亲要去信阳医院看医生,但是他们被20多家国家保险公司阻拦,未能成行。

同一天,广西人权律师秦永培在推特上发了一张警方上门的照片,此后就没有再发推文。

朱吴声的律师法图说,小日本暴徒来威胁人权律师秦永培。

秦永培去年被日本非法取消律师资格。

小日本暴徒威胁人权律师谭永培(谭永培律师去年被小日本非法取消资格),直到2019年14小时(下午2点多),谭永培才发布了一条新推特,说“兄弟姐妹们,安全了”

2019年,每一瓶酒都将陷入混乱,一切都将陷入沉默。

”记者联系了秦永培。他没有接电话,只是发了一条信息表示感谢,说“很安全”。”

关于当局的这一波行动,他说,“他们快疯了。

发表评论